当前位置:首页?>?历史·穿越?>?攻约梁山?>?第26节襁褓里的奋斗(8)

第26节襁褓里的奋斗(8)

攻约梁山?|?作者:山水话蓝天|?更新时间:2019-07-10 17:47?|?TXT下载?|?ZIP下载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?|? 全站滚屏?/? 当前滚屏?|? 滚底翻页?|?滚慢?/?滚中?/?滚快?|?恢复默认

????“那,有芦苇,我是说有没有这种芦苇,它成片长在烂泥水中,杆油亮瓷实,细长,弹性好,韧性强,有这么”

????伸出小指想比量粗细,可发现自己被娘喂养得太好,小手太肥,手指有点儿粗,又说:“和筷子细头差不多粗。”

????这种芦苇在赵岳前世的老家土名叫芭草,赵岳不知这个世界,在这沧州它叫什么,只得描述一番。

????“哦――”

????管家老刘先应了,“小少爷,你说的那个,咱这有好多,不能编席子帽子,马不吃,牛不啃的,没大用,烧火做饭到是好。至多庄户人家没钱置办咱家这样的门帘子,就用它编,夏天挂门口窗户上挡苍蝇蚊子。哦,晒萝卜干,也用它编的。”

????听到这,赵岳大体确定是它了,但仍要看一看。

????老刘是伺候人的头子,那眼力介岂是一般,立即看出来了,赶紧招呼外面把门的儿子赶紧折一根来,让小少爷瞧踏实罗。

????………………

????赵岳握着半尺长一根,“就它啦。这东西,你别小瞧了。它耐水耐腐蚀,也就是耐烂,纤维好,呃,反正是造纸的好材料,用它编成厚密帘子铺房顶,再抹上三五厘米厚的黄泥,呃,”

????瞅瞅大伙儿对厘米两字也有狗看星星之态,不禁沮丧地啧啧嘴。

????这个世界连精密度量衡都没有,发展科技?唉!不知有多少困难在前方静悄悄等着俺。

????“苦不苦想想长征两万五;累不累,想想黄继光、董存瑞。”

????赵岳不顾众人怪异,肆意喊了一通,给自己提提气,然后伸手用大拇指和食指比量了下,“大约就是这么厚。哎呀,反正差不多密封结实就行,再有条件的铺上瓦片,没条件的上麦秸,屋顶风雨不透,隔热防寒,这不就冬暖了?夏天也不用在屋里也烤得慌。”

????众人都面有愧色,眼睛却亮起来:“对呀,俺们怎么就想不到呢?这多简单多便宜的事”

????再一想,又自我安慰了:“人家是神性未泯的神童,自然知道俺们不知道,想不到的事。很正常。所以说不是俺们笨的。”

????至此,只因这点小事,这屋里加上屋外把门偷听的刘武,实际上在内心已经认可接受了赵岳的鬼神论,自然也包括接受了赵岳是神不是妖。至少大家觉得赵岳不是异类。

????赵岳敏锐察觉了这种转变,看看放松了身体闭着眼不知在想什么的奶奶,不禁暗暗舒口气:“还好,这最危险一关总算过了,只要容我成长,以后再困难惊险也不怕。眼下得先巩固战果,得把奶奶捧好,也让在最需要的时刻支持娘的姨奶奶们也有所收获。最起码得让老人家们对我有个好印象。”

????目光转向胡子爹。

????“爹,你看是不是趁还不经常下雪,太阳还老大,睡床不是太冷,紧着先把奶奶们的房子封严实罗?”

????张氏眼珠一转,瞅瞅幼子闪动的眼睛,心领神会地笑着点头补充道:“岳儿说的是。娘年纪大了,不象我们年轻耐寒,是得赶紧把那东西铺上去。”

????老太太们听了这个,脸上顿时就有了笑容。

????郭氏笑着点头补刀,呃,俺错了,应该是锦上添花地补温暖,“屋子更暖和了,咱们这些老胳膊老腿的有福罗,以后都能舒坦坦地过冬罗。”

????立即就有老太太捧哏,“可不是咋的。每年冬天,这身下的火炕滚烫,可上面一股子寒气,一不小心就伤风了,可受够罪了。这下好了。小岳儿就是灵醒孝顺。”

????接着就是一群捧哏的。老太太们七嘴八舌地高兴议论着。

????宁老太太不爱听别人夸谁比她大孙子好,但脸上终于恢复了些往日的慈祥模样,睁眼看看赵岳,眼神里也流露一些温暖和赞赏。

????赵大有重重吐口气,恢复了一庄之主的自信。

????他向瞧着自己的管家摆摆手,“勿急,麻绳等材料都现成的,干起来不差时间。我瞧岳儿对这事还有话要说,且听他说完。”

????赵岳嗯了声,“编那个,叫顶棚吧。要厚些,怎么也得五六根扎一股。有个法子,不用为了一道道勒紧,多股绳需要多人一齐编一个逐道共同勒。找根长木,两头支起来,麻绳缠重一些的木坠上,两个一对,绳子交错添上芦苇,坠子交错流搭横木上,”

????不用说完,老于活计的众人就明白了。尽管他们不明白重力在这的作用。

????刘管家笑呵呵道:“是好法子。这样一来就省力了,就是个孩子一个人也能干。”

????赵信赵越立即窜出去安排。

????一直不吱声的马大财捻着胡子笑眯眯地突然问:“小侄儿,你之前提到什么纤那什么,说能造纸?”

????赵岳点头,但接着就说:“造纸不难。但污染环境,更耗时间。先弄急需的。”

????说着也不管大伙儿什么意见,小手指指自己穿的小棉袄。

????布料是棉布,但却是用大人的旧衣服改的。有的地方还有小洞。

????你爷爷的,这是打破单传宿命的地主家的小少爷该有的待遇?

????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,又扯扯母亲身上的麻布衣。这玩艺贴身穿拉得慌。也不吸汗。夏天,母亲穿丝绸棉布衣,可天气一冷,就几乎全是便宜又耐磨的粗布麻衣,只因为没钱省钱。

????你爷爷的爷爷的,这是大地主婆,给沧赵又生了个神童儿孙,对俺最好的娘,该有的待遇么?家只有几十亩地的小地主婆也不至于这样寒酸吧?老赵哇老赵,象娘这样美貌智慧与品行兼得的杰出女性,优秀女性、伟大女性,放在俺前世,绝不会嫁给你,就算一时上当嫁给你这个外强中干的高帅富,俺保证不用三天一准和你离婚。

????再瞅瞅奶奶们,嗯,不是麻的,有丝绸,有棉布,可都是旧的;马家的乔氏呢,丝绸的,看样子还挺新,看来马大财知道疼自个老婆;再看看身边的何氏和奶兄弟小刘通,全麻的,旧的,混得还不如俺娘俩。可怜,搁前世有超模本钱的何氏在这个世界只能落得个高大傻待遇,只能瞎着眼跟了老刘受罪。

????唉!

????重重一叹气,“咱赵庄是不是也太穷了?”

????赵庄的骨干老爷门们顿时全窘红了脸。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